主页 > U家生活 >【选举之后】假新闻流窜 cacaFly执行长邱继弘:与其拦阻 >

【选举之后】假新闻流窜 cacaFly执行长邱继弘:与其拦阻

【选举之后】假新闻流窜 cacaFly执行长邱继弘:与其拦阻

「假新闻」不仅影响美国、欧洲与台湾的重要选举,也成了操作舆论、带风向的工具,甚至成了杀人的帮兇。像今年 9 月,强颱燕子侵袭日本,导致台湾旅客受困于关西机场,有名网友在 PTT 发文散布不实讯息,导致民众大骂驻日代表处办事不力,让驻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啓诚,一週后选择轻生。

在保障言论自由的台湾,无法强行管制或监控社群抑制不实消息,因此政府要如何处理「假新闻」,也成了最大的难题。对此,社群行销公司 cacaFly 执行长、在业界人称「 大河马」的邱继弘却提出不同见解,他认为,社群网路时代来临,与其说它是恐怖的大怪兽,将它拦阻在外面、不准进来,不如 enjoy 这个新时代,去驯服它、改变它,或看如何操作可以更好。

【选举之后】假新闻流窜 cacaFly执行长邱继弘:与其拦阻受访者:cacaFly 执行长邱继弘(大河马)

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採访整理

 

生于 1976 年的邱继弘,毕业于交通大学资讯工程研究所博士班,曾在 IBM Silicon Valley 和趋势科技任职,2009 年成立社群行销公司 cacaFly,致力于深耕数位网路内容。提及创业契机,他笑说:「我本身是赌徒性格,相信要失去什幺,才能得到更大的,不然为何要那幺辛苦创业?」

【选举之后】假新闻流窜 cacaFly执行长邱继弘:与其拦阻Q:从网路科技的角度来看,您如何定义「假新闻」?

A:「假新闻」的定义就是跟事实不符,但问题是很多新闻或评论都有主观意识,像新闻标题常用 「恐」、「未来将」等字眼,你很难说它是假的或错的,但它的目的可能有问题。有些「假新闻」是纯粹恶意、由口碑行销公司控制的,有些则是媒体为了流量不择手段,报导韩冰穿什幺、柯文哲与卢秀燕吃什幺,或第一则到最后一则都是韩国瑜,因为大家都想看。

「假新闻」有特定目的,扩散速度特别快,会引起消费者恐慌或义愤填膺,让扩散速度变得更快,而媒体只要有流量,管你讯息是真的假的。刻意操作、带有恶意的新闻很多,但有时候也不能说是假的,只是「不真」,政府想要去判定何谓「假新闻」,是件很难的事情。

Q:您如何看待网路科技与假新闻之间的关係?网路又是如何助长假消息的传播速度?

A:在网路时代,任何人都可以製作内容来传播,大家也很容易做出「假新闻」,只要做个 LINE 图,就能在群组里面发送与扩散。现在所有网路平台的準则是「越有扩散效果的东西,就越会被扩散」,读者也不在乎讯息的实质内容与细节,导致真实理性的消息反而没人转。

读者也是「假新闻」的问题之一,这跟台湾教育是单向传授有关。举例而言,台湾的老师可能发资料告诉学生何谓非洲猪瘟,美国则是让学生分组研究,若学生严谨地做过学术研究,就很容易判别什幺是假消息。当媒体不自律、只在乎收视率,越「反智」的内容就越多观众收看。

【选举之后】假新闻流窜 cacaFly执行长邱继弘:与其拦阻Q:选前,中国网军使用的软体—可大量操纵脸书「殭尸帐号」的「跨境云控系统」曝光。您认为类似的软体如何影响媒体生态、操作台湾政治的风向?

A:我个人对这件事没有太震惊,这以前就常有了,但这部影片证明风向是可以被操作的,也揭露有更积极、聪明与廉价便宜的方法。就我看来,这其实是成本问题,中国人 care 成本,透过模拟成「假手机」的方式,让 Facebook 不晓得那是假帐号,不然他们也可以直接找一两百人用脸书来骂你。

「假新闻」一直都存在,只是现在传播速度变快后,影响力也变深,而政府对假新闻的反应太慢。像在日本关西机场事件中,造谣者有 7 成责任,政府有 3 成,因为消息一出,政府机关没有积极作为,没有立即澄清说这是假新闻,只说还在查证讯息,就我看来,驻外馆处在技术面也有问题,所有电话都应该录音,就能马上调录音档,看是否回应不好。

【选举之后】假新闻流窜 cacaFly执行长邱继弘:与其拦阻Q:据美国研究,Twitter 的虚假讯息较真实讯息更易被转传,而真实讯息要花上虚假讯息的六倍时间、才能同样接触到 1500 位用户。您觉得政府要如何防範假新闻?

A:当然,媒体要有良知,读者要选择媒体、辨别讯息来源,但最大的问题不是新闻有立场,而是「加料传播」,因为 LINE 的长辈图比「假新闻」更恐怖。当你在 LINE 看到假消息,但因为群组都是家人朋友,你可能不好意思说是假的,政府也根本管不了私密群组的内容。

在中国,就算是两个人的私密对话都被监控,要是在对话群组内说「习大大去死」,明天可能就完蛋了。但台湾是不可能规定「LINE 的群组只要超过 20 人就要监控」,人民会不满,也会担心聊的秘密被发现,政府应该要打击「荐证式广告」,将这些「收费发文却没有明确告知的行为」视为诈欺或刑事案件,并以非告诉乃论处理,至少能避免台湾人做这件事情、收钱当「网军」。

延伸阅读:

选举期间假新闻流窜 中国网军操纵系统曝光《吴传立专栏》网军与网路论战《黄界清专栏》为什幺全面执政会大败——如何从大败中稳住站起《芋论》造神又造假的媒体《芋论》2018年台湾地方首长选举初步观察与对策

上一篇: 下一篇: